凰九

这手!!!!指甲盖好好看!!!!

缪斯02

缪斯02
(随便写的,请不要介意小学生文笔_(:з)∠)_,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依旧是不定期更新ο(=•ω<=)ρ⌒☆)

        少年看着他的时候,突然就感到窘迫起来,自己看起来不怎么体面,衣服还是受伤时穿的运动套装,估计身上还有汗味,头上还绑着绷带,头发乱糟糟,脸上油光光,这糟糕程度堪比白雪公主遇上加勒比海盗船船长,现在是追求细节完美的天之骄子也感到失败的一刻。
        “啊,先生您是我隔壁床的吗?”一边挥着手一边充满元气的朝他笑,可爱的笑容和少年清亮的小奶音一下子拯救了王昱珩的快跌到谷底的心,可随着一只捏上少年脸上的手王昱珩的的心又沉了下去,护士长一边捏着少年柔软的脸颊一边教训他“叫你好好修养你不听!现在又回来了吧”一下子又委屈巴巴的看着护士长“好好好,我知道错了,就当我是想你们了嘛这才来的”护士长被他委屈巴巴的狗狗眼一看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松开手拍拍粤明的小脸“胡说!我们明明这么好的孩子,可绝不能再进医院了听见没有,想我们就健健康康的来,听见没!”安顿好他护士长就出去了,这时,王昱珩也面对着坐在他自己的床边了。
         “先生,您脸色看着不太好赶紧休息吧,要我帮你叫医生吗?”少年小心翼翼的轻声问他。
          王昱珩这才发现自己脸拉了好长,他就是气,你怎么能让别人随随便便捏脸,怎么能随随便便撒娇呢,把心里那些不满赶到角落里,尽量轻松的回应少年,“不,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我叫王昱珩你叫什么名字?”nice !直球!一个不错的开头,王昱珩默默鼓励自己。
           “我叫潘粤明,粤语的粤,明天的明,你是哪两个字?”
           “守得云开见月明,好名字,我名字是出自君子如珩,羽衣昱耀”
            “哇,你这才是好名字,君子如玉,名如其人”
王昱珩突觉两人的谈话有走向商业互吹的嫌疑“你的家人没有陪你来吗?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
          “我不用人照顾的,本来这两天允许回家了等过两天拆石膏就行了”潘粤明伸手摸了摸自己被石膏包裹的小腿“都怪我不小心,下楼的时候摔了一下,不过应该没问题的,明天去拍片,没问题就可以拆了”
           王昱珩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石膏上画满了各种小动物还有花花草草,看的出来是有绘画功底的人所作,“这些是你画的吗?看着很有趣”。
             “苦中作乐嘛,我是个平面设计师,画画是我老本行,没事儿就随便画画,在自己腿上画画还挺新奇的”潘粤明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王昱珩注意到他的耳朵变成了粉红色,和刚才在楼道里被簇拥的时候一样看起来像幼嫩的花瓣。
           设计师!竟然是同行,真的是我的灵感之神下凡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我现在不得不相信我们真的很有缘分,我也是设计师,不过是在墙上画画的那种,是个室内设计师,偶尔也做外景设计”
           “真的!那我们真的很巧,又是住同一间病房”如果这个时候潘粤明没有这么激动,也许就会发现这个时候王昱珩看他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是一种看着属于自己宝藏的充满成就感的眼神。
             “你是刚毕业吗?如果还没有找到工作的话可以来我的工作室,我有一个很棒的团队,你可以了解一下”王昱珩从包里掏出名片来递给潘粤明,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人拐到身边来!
             “谢谢,但是我现在是宏宇文创的首席,我们合作关系良好而且还有合同在身,抱歉”同时也交换了自己的名片。宏宇文创的首席设计师这么厉害的吗!我到底捡到了什么宝贝!
             “不用道歉,是我的错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宏宇文创我也有所了解,这两年的黑马,因为你看着很小,如果你不说你已经工作了,我真的会认为你才在上高中或者才上大学,所以才向你伸出了橄榄枝”
             “啊?!没有没有我都26了,或许只是脸上有点肉肉的所以看起来年纪小一点,没想到你竟然听过宏宇文创,实不相瞒这是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折腾出来的小公司,所以我真的不能走的,也谈不上什么黑马,不过就是凭着年轻一股劲横冲直撞撞出一条路来”
             “哈哈,你别谦虚,我没别的意思,而且第一次见你是在刚才的走廊上,我看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和你关系很好很照顾你,尤其护士长好像特别关照你,所以以为是你年纪小招人疼的缘故”看的出来潘粤明不太喜欢被别人说年纪小也不喜欢被评论长相,这个小可爱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甜
              “他们真的都特别好,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他们本来就特别棒!我爸爸妈妈这段时间出门长期旅游了,我骨折这事儿也不敢劳烦二老再千里迢迢的赶回来照顾我,他们好不容易退休让他们好好休息吧,但是我也不是没有人照顾,我朋友之前一直照顾我,这不是快好了嘛就不麻烦他了”什么朋友?王昱珩警觉这小傻瓜是真的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估计是他们看我没人陪吧,所以对我特别关照,我真的很感谢他们”王昱珩听完不禁在心里默默长叹了一口气,没办法虽然某些方面傻了点但是我怎么能不宠着呢。
           “明明”护士长突然进来打断了相谈正欢的两人“我下班了,你小霞姐姐的夜班,你有什么事就找她说,宋大夫也在,我明天早上会给你带我的拿手好戏,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拜拜”
            “嗯嗯,知道了,路上小心,明天见”潘粤明认真的晃着手和护士长告别,好像小孩子一样又乖又甜,不怪大家都喜欢他,都乐意宠爱他。
            “明明” 王昱珩学着护士长的样子说话,不出所料潘粤明一下子又开始脸红了“别…别学”真可爱这么容易害羞啊,“那么粤明,我这样叫你可以吗?你也可以叫我昱珩”潘粤明终于抬起头来“嗯嗯,好”王昱珩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不自觉也跟着点点头嗯嗯了两声“一不小心就聊的有点久了,你有想用卫生间吗?我一会儿想去洗个澡”
           “嗯,我先用一下”说着搬着自己的腿准备下床,突然之间潘粤明发现自己被横抱起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下意识的攀在王昱珩的脖子上了,“那个!!!不用的,我自己拄拐就行了!!”不容他拒绝王昱珩已经把他放进卫生间里了,还很贴心的把马桶盖掀起来,把纸放在他随手能拿到的地方才出去回避了。
            “你好了叫我”好轻,而且好软,王昱珩看着自己的手臂,就算把他放到眼睛里也不会感觉痛的吧。
             潘粤明有点反应不过来,看了看自己的裤子,还好你还在,这人也太热心了吧,就差帮我脱裤子了,一脸懵逼的解决完,最后依然是被某个态度非常自然的人抱回床上了。
              其实王昱珩也有点心虚,没想到潘粤明这么配合,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被吓到了,不过好在自己比较能装,一脸正义的顶着潘粤明懵懂的眼神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ps.只是想写公主抱扯了这么一大推_(:з)∠)_)


TBC

缪斯01(32王昱珩×26潘漂亮)

水粤女孩今天嗑爆!!!周更坑王上线!!!





缪斯01(32王昱珩×26潘漂亮)

一个双病号设定,年龄翻转,超甜!!(虐文是不可能写虐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不可能”他说,开口前他已经想到对面那两个个啰啰嗦嗦的人要说些什么,左不过是说你眼睛目前难以恢复,得找个人照顾你一段时间,对恢复和他手头上没了结的项目都有帮助之类的,无聊。
        这哥儿几位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找个陌生的专业人士绝不可能,更不要说还要找个贴身照顾我生活的专业人士,你们两个这是趁火打劫想给我相亲呢吧,还没完全瞎了好吧!“不是王峰你等等你给谁打电话呢,我跟你说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我不饿!鲍耘你添什么乱啊”一手推开鲍耘端过来的粥一手去拉王峰,病房里一时缠缠乱乱好不热闹。
         没多久这几人站一溜的就跟小孩似的被训了,护士姐姐好一顿说教才放过这哥儿几个,二人虽然恋恋不舍的被下了逐客令,但末了还是忍不住一大顿唠唠叨叨,更擅自决定明天早上来陪他做检查,听得他扶着头上固定的绷带直喊头大。
          等终于清净了,王昱珩才好好审视了一下这个房间,这是个双人病房,听说隔壁床是个骨折的病人,估计是病愈快要出院早早忍不住回家住去了,被子叠整整齐齐一点皱褶也无,桌子上倒是放着一个大容量的保温杯,没有陌生人的存在这对于王昱珩来说实在不坏,只是偶尔有点羡慕这个快要康复的人,他现在眼睛情况很是尴尬,既不能做手术也没什么对症的药可吃,大天才这才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无力。
           当医生听到这位中午才来住院下午就要求出院的时候很是劝了一阵,毕竟为了避免病情的变化而引起的不良后果,这个时期住院观察很重要,虽然目前受创部位已经处理好了,虽然你情绪稳定,但眼球这样精密复杂的器官真的很难保证后续的病情发展,“反正都要坐着睡,在家里还舒服点儿”他也很无奈,刚才一个护士过来整理隔壁床,说是病人要拆石膏了今晚回来住,他一下子就烦躁起来当即决定出院回家,于是因为这小小的任性他就成功的变成了一个让医生头疼的“麻烦”病患。
            “这很不体面,甚至是有点胡搅蛮缠”他想,一边应付着医生,另一边他却难得大脑放空,看着骨外科的楼道里偶尔或搀或扶艰难走过的病患感觉自己有些另类,作为一个眼科病人来说。他是临时被安排在这里的,大医院的病床总是很难求的,他住在这里全无意义,虽然苦口婆心的医生并没有发现他的心不在焉依旧有条有理的帮他分析利弊。王昱珩正准备再次拒绝医生的好意,然而面前的医生突然慌忙招呼了他一下和护士站的护士突然之间呼啦一下全从他身边涌过去了,他下意识的回身顺着人群涌出的方向看过去,他像小溪里的一颗凸起的磐石,白色的人群涌过他,又缓缓涌回来,他再也移不开目光。
            引起涟漪的中心是一滴如水一般的少年,透彻、明亮、纯净、可爱,是被簇拥着保护着粉的粉红色的羞涩。
            再然后如同水面从未有过波澜一般医生在与原来偏差15厘米的地方和他确认是否出院,他依旧心不在焉但这次是无法分心,他一改之前的决定迅速的表达了留院观察的意向后,更加迅速的走回了他的病房,那里有一滴能引起小小的潮汐的少年。他的心跳的很快,受创的眼球随着心跳有节律的胀痛,但并不痛苦,他的灵魂好像漂浮起来无法降落,又好像沉在深处永无止境的下落。
             当王昱珩推开5号病房的时候,他不再反复确证自己的意志,他已经在这十一点七米长两米宽的走廊里,在这短暂的十三秒中确认了屋子里的这个少年就是他的缪斯。
——TBC